最近不更!!!慎关,如果掉粉的话熊猫会哭的,真的会哭哦?哭给你看哦?qvq
千字每时的手速我也很绝望qaq
学业繁忙,更新不定。
总之,能够关注我这个渣滓真是非常感谢。

论单身的直男们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度过七夕节

{ooc沙雕甜饼
{短小预警,2000字。
{米娜桑!七夕快乐鸭

「狗粮节…我是说七夕节快到了,今年也是母胎solo的一年呢。
呵呵,真正的勇者依然会微笑面…对。」
音甜人美幸运值爆表天天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狛枝先生正坐在图书馆的一楼,独自体味着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暖。
今天的图书馆也十分平静…如果忽略前桌趴在一起看书的情侣,左边共用一对耳机的情侣,右边面对面坐着讲悄悄话的情侣和身后粘粘糊糊抱在一起的情侣。
「看看!」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的狛枝忿忿地收拾好书站起来,「看看现在的保洁阿姨,连图书馆都不好好打扫,现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到处蔓延着恋爱的酸臭味。」

“…所以,你今天约我出来是要邀请我共度七夕吗?”日向捧...

占tag致歉

熊猫最近看上了淘宝里五毛一辆的幼儿园学步车。
神狛(狛主动)、神狛(神主动)、日狛
三个类型来回摇摆,各位小天使有什么好建议吗?
或者新款车型也可推荐哦~(写不写是一回事w
综上。
当然如果没人回我的话熊猫就自便了!
才不会哭的!
qvq

走,我们看星星去

{跑题作文qvq求不嫌弃
@日狛深夜60分 

“喂,日向创。”
“嗯?”
“走,我们看星星去。”
“……”
“我的程序里没有相关事件的处理方法。”
“…没事,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
“可是我的程序里……”
“你这么婆妈算是男人?”
“我是xw11037型的机器人,本来就不是男人。”
“……”
“…我迟早送你回去返厂维修。”
“但是我的程序很正常,并未出错。”
“……”
“我应该改改你的程序了,比如说我生气的时候不能顶嘴。”

我是日向创,xw11037型第三批生产的机器人之一。目前在为我的主人,一个名叫狛枝凪斗的科学家服务。
实际上,xw系列的产品研发都是由狛枝负责。严格来说,我应该叫他爸爸。
不过狛枝似乎对我叫他...

论两个双向暗恋的笨蛋要如何走到一起

{死亡人口诈尸
{拖到现在的点文∠( ᐛ 」∠)_@雾華
{ooc预警、笨蛋情侣预警
{四千字qvq,我死了
零、开学迟到还能坐到他附近,这叫什么?这叫孽缘。
高一上册开学,新换的班主任格外随性。
“反正你们哪个是哪个我都不认识,就随便坐吧,不满意再换。”
班级座位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定下来了。
日向创来的时候不算早,但也不迟,班级里位置已经坐了大半。这人环顾四周,看了一圈下来都没找到人,于是稍稍带些失落地挑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他还没到啊……我们真的在一个班吗?”
狛枝凪斗来的时候不算迟,但也不早,差两秒迟到。这人环…不用环顾了,全班只剩一个座位,位置不是太靠后,只是前不着风扇后不着风口,特别...

论狛哥的一百种死法

{私心占tag,说是日狛其实日向没出场呢。
{我短小我有罪
死亡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因为生前没有久睡,死后就更不可能长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光斑透过树枝的缝隙洒在地上的残枝败叶上。
那里躺着个年轻人。
他的右颈被割开大半,暗红色的血凝结在身上,腹部正插着一柄长枪,右手被钉在地上,大腿上是由刀刃多次穿刺造成的伤口。他没了左手,衣角旁、胳膊上、甚至脸上,泥泞的脚印覆盖了这个年轻人。
死状奇惨。
任谁来看都会如此感叹,青年的呼吸早已停止,嘴唇青白冰冷,眼瞳扩散,浑浊的灰绿色眸子里倒映着一片正在向他飘来的落叶。
秋风瑟瑟,那叶子被风吹下,正好落在年轻人尚未来得及合拢的眼上,那睫毛眨也不眨。
紧...

狛枝的生日日向创到底要不要过了?

{年龄操作,程序员创x学生枝
{超级无敌短的生贺 @日狛深夜60分 
{今天还要上课,所以发的很晚(土下座
1
恋爱游戏的bgm柔缓地放着,中间夹杂着少女羞涩的问话声。
狛枝的手在P键上一下下按动,他仰躺在沙发上,小腿向旁边伸展,不出意外地踢到了日向的背。
日向摸向被踹到的背部,将狛枝的脚捞到怀里:“干什么,狛枝小朋友?我敲代码的时候别乱动。”
“……”狛枝用力抽动两下,可惜腿被牢牢禁锢在日向肘下,分毫未动。
“别闹。”日向被他两下动作弄的差点敲错代码,于是轻轻挠了两下脚心以示警告。
“…哦。白花花的脚趾头又乱动了两下,终于消停下来。
2
bgm还在响。过了一会,狛枝又开口了:“最近怎么有空?”...

一个骑士的自白【微神狛】

{骑士长的后续,ooc预警
圣子(教皇)—神座出流
骑士长—狛枝凪斗
其他—爱谁谁
{he,可能有番外

侍卫把骑士长锁在美德堂的十字架上,圣水从关上门的那一刻开始流淌。

诚信

水漫到脚踝,骑士长想起他第一次见教皇。
他那时还是个小偷,紧握着藏在身后的匕首,警惕又假装关切地问那个黑发的孩子:“你怎么了?我很担心你。”
被丢弃在平民窟的圣子冰冷地看着他:“你撒谎。”

希望

水漫上小腿肚,骑士长想起他第一次杀人。
杀人的经过并不特别。骑士长从后面偷袭了一个想要猥亵圣子的混混。
他太激动了,忘了自己手中握的不是木棍。
混混瞪大眼睛躺在血泊里,而骑士长瞪大眼睛跪在地上。
他绝望地笑,看着自己沾血的指尖,突然又落下泪来。
平民窟的小孩又...

骑士长表示他喜欢教皇很久啦【神狛】

{西幻paro,请自主代入人物
教皇—神座出流
骑士长—狛枝凪斗
其他—爱谁谁
{he,未完、ooc预警。

愤世嫉俗者应懂得,神爱世人。 —《圣经》

游街的骑士们一路走来,他们的头上除了带着残香的玫瑰花瓣,还有些臭鸡蛋味。
骑士长用眼神喝止了想要拔剑的属下,继续向前走去。
身后似乎有人在不屑地嗤笑:“教皇的走狗。”

沐浴后的骑士长前往神殿的后花园,教皇在那里等他。
穿着白色布道袍的教皇正对着一盆紫罗兰冥想,骑士长悄悄走过去,跪下亲吻他的袍角。
教皇冷淡的声音传来:“你迟到了三分钟。”
骑士长仍低头跪在地上,大抵是嘴唇贴着袍角的关系,他的声音含混不清:“十分抱歉,我的教皇陛下。”
过了许久,教皇的声音又传来:“起来。”
“...

狛枝凪斗致力于让全科室都知道日狛的办公室恋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几把玩意
{点文没写好感觉有点对不起你啊@七喵子 酱

在小公司待了两年,越发觉得这行业的不景气,于是跳槽了。
转行当了文员,向各大公司投了简历。
十分有幸,投向未来机关的简历得到了回复,我的年薪翻了三倍。
负责带我交接工作的就是我的顶头上司。
据我观察,这个长得帅,性格好,工作能力也强的男人已经是个有车有房年薪百万的真·人生赢家了。
人生赢家正在无比接地气地和我一起吃食堂。
两人端着餐盘面对面坐下,上司一边和我谈天,一边手上动作不停。
他先把红烧排骨都夹了过来,然后夹来几块土豆,又把我餐盘内的蒜挑走了。
迎着我万分惊悚的目光,夹着最后一块蒜头的...

说实话狛枝凪斗弹钢琴其实很难听「日狛日/神狛」

&乱七八糟的时间线
&乱七八糟的设定
&乱七八糟的段子

  仆从把最后一碟菜端上桌:“莫娜卡,晚饭来了。”
  “莫娜卡正在关键时刻呢!等会再……啧。”
  莫娜卡扔开突然黑屏的平板,从沙发上跳下来。

  春天多雨,即便是科技发达的塔和市也有信号不好的地方,比如莫娜卡和她的仆从现在住的屋子。
  “连个信号好的地方都找不到,仆从你也太没用了!”
  吃完饭的莫娜卡捧着她那个仍在黑屏的平板,鼓着脸抱怨。
  “而且你连这架钢琴都找得到,怎么找不到Wi-Fi路由器?”
  “没用的仆从……”

  仆从走到钢...

1 / 4

© 熊猫吃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